2023年01月03日 04時01分04秒

中國貨幣政策面臨挑戰 “不可能三角”平衡求解

時間:2016-12-16 15:00 點擊:

       應對美聯儲加息沖擊

 

  遲來的美聯儲加息還是來了,這符合市場的預期,但是非美元經濟體還是會遭受一定的沖擊,中國也不例外。無論是中國未來貨幣政策的選擇,還是人民幣匯率走勢,都會受到影響。

 

  當前,中國的貨幣政策似乎既存在收緊的需要,也存在寬松的需要,關鍵在于決策當局如何取舍,選擇什么作為政策的優先目標,有取必有舍。

 

  導讀

 

  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銀行研究室主任曾剛表示,作為大國,中國需在“三角”中做一個平衡,在不同的時點有不同的側重,因此政策的組合會有不同的突出。比如在某個時段要追求匯率的穩定,需要喪失一定的貨幣政策獨立性。

 

  要求貨幣政策寬松的理由是中國經濟仍有下行壓力,同時恰逢年末市場流動性趨緊;而抑制房地產泡沫、穩定人民幣匯率等因素則是制約貨幣政策寬松的原因。

 

  美聯儲加息更加劇了中國央行貨幣政策的兩難處境。北京時間12月15日凌晨3時,美聯儲宣布將聯邦利率從0-0.25%調整至0.5%-0.75%的區間。這一調整符合市場預期,不過預計2017年加息次數由2次變為3次,則超出市場預期。

 

  “美元加息會引發資本向美國流動,從而使人民幣匯率承壓。”東方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邵宇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明年中國貨幣政策還是中性偏緊,貨幣政策工具選擇上還是通過逆回購及MLF來控制資金成本,以應對美聯儲加息以及中國金融領域資產泡沫、杠桿偏高等問題。”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多方采訪了解到,明年央行貨幣政策操作選擇上很可能不使用準備金率或者利率兩個工具,而更可能使用公開市場操作、MLF來調節市場流動性。

 

  “2017年加息不能說沒有可能,但概率不大。不過市場利率中樞估計會向上。”中銀國際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朱啟兵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

 

  中國市場利率已持續上漲。中國貨幣網的數據顯示,12月15日7天期SHIBOR報價2.5050%,相比上一日上漲0.6個BP,創年內新高。同日十年期國債收益率也創年內新高達3.3550%。

 

  “不可能三角”的平衡

 

  12月15日美聯儲加息后,人民幣匯率大幅下跌。中國外匯交易中心的數據顯示,15日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中間價報6.9289,相比上日大幅下跌261個基點,創2008年6月以來的新低。

 

  中國貨幣政策實際上面臨著“不可能三角”之間的平衡。所謂“不可能三角”,指一個國家不可能同時實現資本流動自由、貨幣政策的獨立性和匯率的穩定性。換言之,一個國家只能擁有其中兩項,而不能同時擁有三項。

 

  央行《三季度貨幣政策執行報告》稱,當前中國經濟金融已高度融入全球化。在開放宏觀格局下,貨幣政策還面臨著國際間資產價格的強對比和來自匯率的硬約束。

 

  中國社科院金融研究所銀行研究室主任曾剛表示,作為大國,中國需在“三角”中做一個平衡,在不同的時點有不同的側重,因此政策的組合會有不同的突出。比如在某個時段要追求匯率的穩定,需要喪失一定的貨幣政策獨立性。

 

  實例如2016年農歷春節前,央行未選擇以降準而是通過公開市場操作及MLF的方式投放流動性,主要受制于人民幣貶值壓力。

 

  東方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邵宇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正常情況下,作為小型經濟體,應該跟隨美國加息,保持和美國貨幣利差的優勢。但是中國是大型經濟體,中國貨幣政策的操作不像小型經濟體,其貨幣政策具有外溢效應。小型經濟體如香港,在美元加息后,香港金融管理局也將貼現窗基本利率上調25個基點至1%。

 

  朱啟兵認為,在“不可能三角”中,中國央行首選貨幣政策獨立性。短期內將在匯率和資本流動之間抉擇,這也是近期資本管制加強的原因。

 

  邵宇則表示,中國的貨幣政策還是應該根據自身經濟情況進行調節,而非跟隨美國。在美元加息的情況下,中國應實施比較嚴格的資本管制,以確保資本流出的速度放緩。

 

  貨幣政策工具選擇

 

  12月初,央行原調統司司長盛松成在財新年會上表示,為避免匯率大幅波動對經濟造成負面影響,穩定人民幣匯率預期已成當務之急。他表示,中國PPI 9月由負轉正,規模以上工業增加值、制造業PMI回升,貨幣金融指標也相對平穩。

 

  “實際的貨幣市場利率最近幾個月是向上走的,甚至我有一個大膽的建議:如果一定時候,如果條件適合,我們也可以考慮加息(應對匯率壓力)。”盛松成的發言隨后引起市場廣泛討論。支持者認為今年一季度、二季度、三季度GDP增速都維持在6.7%,中國宏觀經濟已經在短期內企穩。

 

  “國內貨幣政策需抑制資產泡沫,就要求其緊縮。在匯率受到沖擊的情況下,國內的貨幣政策更應收緊。”瑞穗證券亞洲公司首席經濟學家沈建光表示,“現在市場利率已經上漲,如十年期國債收益率。目前一年期存款利率處于1.5%的低位,而通脹已經超過2%。貨幣寬松的可能性不大,加息也是有可能的。”

 

  而反對者則提出,中國宏觀經濟企穩的基礎并不牢固。“房地產調控后,通過房地產拉動的需求會有所下降,國內經濟不是很強勁,強制加息并不是很合適。”邵宇表示,“如果宏觀經濟出現大幅放緩,不排除會繼續寬松的可能。”

 

  中信證券首席債券分析師明明認為,對于國內貨幣政策而言。當前政策受到來自經濟基本面、資本外流壓力、人民幣匯率、金融市場風險等多方面的約束。近期中國央行謹慎態度明顯,而15日美聯儲對未來加息路徑更加樂觀的態度又增加了未來的不確定性。如果明年美國加息三次,國內貨幣政策很可能會被動緊縮。

 

  自2016年2月29日降準后,央行已經10個月未使用準備金率及利率工具。央行《三季度貨幣政策執行報告》稱,針對外匯占款下降形成的流動性缺口,考慮到準備金工具可能形成資產負債表效應且信號意義較強,受到的制約較多,(央行)更多借助公開市場操作和中期借貸工具提供流動性,保持了流動性合理適度和利率水平的基本穩定。

 

  2016年以來公開市場操作已經常態化,MLF的操作頻率增加。央行的數據顯示,11月末MLF余額2.73萬億,相比去年同期增加近三倍。今年三季度以來,央行相繼重啟14天期、28天期逆回購,并加大6個月及1年期MLF中長期資金投放。

 

  市場將之稱為“鎖短放長”,目的是在抑制資金短期炒作的同時,為實體經濟發展提供必要的中長期融資支持。邵宇認為,這一操作使貨幣環境已經中性偏緊,明年還會繼續類似操作,以應對房地產泡沫及債市杠桿過高的難題。

 

  “預期(明年貨幣政策操作)主要是公開市場操作和MLF相結合,輔以PSL。利率和準備金這兩個工具會慎用。”朱啟兵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

------分隔線----------------------------
国产国语精品对白无码视频